您好! 请登录免费注册
代购

    【中信正版】娱乐至死 尼尔波兹曼 媒介文化研究大师20年 畅销作品 童年的消逝作者著 社会科学读物 fh

    商品价格:
    ¥22.8元
    价格如有优惠,系统未获取到,可添加购物车后编辑修改。
    国内运费:
    ¥0元 (至007广州仓库)
    购买数量:
    库存:
    0
    总价:
    ¥0.00元
    备注:
     
     
     
    Notes:您代购的商品中如果含有仿牌或者违禁品信息,我们将在审核后决定是否为您代购.. 点击了解详情
    店铺名称凤凰新华图书专营店
    正在查找...
    • 产品名称: 娱乐至死
    • 是否是套装:  否
    • 书名:  娱乐至死
    • 定价:  38.00元
    • 出版社名称:  中信出版社
    • 出版时间:  2015年5月
    • 作者:  无
    • 开本:  32开
    • ISBN编号:  9787508648286


    书名:尼尔·波兹曼系列:娱乐至死

    定价:38.00元

    作者:[美]尼尔·波兹曼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5年5月

    页码:224

    装帧:精装

    开本:32

    ISBN:9787508648286

     

     


    媒介文化研究大师尼尔·波兹曼20年经典畅销作品
    通过电视和网络媒介
    一切都以娱乐的方式呈现
    人类心甘情愿成为娱乐的附庸
    最终成为娱乐至死的物种
    我们将毁于我们所热爱的东西!
    ——尼尔·波兹曼

     


     

    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和奥威尔的《一九八四》在书中的交互作用俯拾即是。《娱乐至死》是一本很好的、令人不安的、引发思考的书,而且我敢说,它是一本必读书。它配得上经典的地位,尽管过了20年,但它比任何书都贴近时下。
    ——蒂姆·查理斯(Tim Challies)



    娱乐时代的当头一棒,尼尔·波兹曼的深刻预见。
    我们今天已经处在波兹曼描述的世界里,处在一个信息和行动比严重失调的时代,在空前便利的电子传媒时代,我们比任何时候都聪明,也比任何时候都轻飘。《娱乐至死》的预言指向了我们今天的现实。
    ——陈丹青


    波兹曼在媒体研究领域是一位巨人,地位仅次于马歇尔·麦克卢汉。
    ——安吉拉·佩妮,《抨击杂志》


    波兹曼极具说服力地调动了心理学、历史学、语义学、麦克卢汉理论以及常识,阐述了一个触目惊心且颇具独创性的论题。
    ——维克托·纳瓦斯基,哥伦比亚大学教授


    波兹曼在麦克卢汉结束的地方开始,他用学者的渊博与说书人的机智构筑他的见解。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


    尼尔·波兹曼的逝世给公共话语带来了某些寂静。一位博学的批评者,一位严谨的反对者,一位跟奔涌的发展唱反调的人,沉默了。回顾他令人惊叹的事业,你会发现他所做的每一件事的核心都是一连串问题……他希望你去思考,字母表是如何改变了口语文化的,印刷媒体给宗教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教育是如何创造了童年的,为何对标准的测试意味着对学校系统的激进反思。
    ——彼得·卡瓦纳,《环球邮报》


    作家、媒体批评家尼尔 ·波兹曼的去世并未得到应有的(新闻媒体的)重视。但这一点也没有让波兹曼吃惊。我们时代媒体批评领域最伟大的书之一《娱乐至死》是他写的……波兹曼比任何人都了解,电视无可挽回地改变了辩论的本质,娱乐如今在政界占至高地位。
    ——吉姆·本宁,alternet.org


    尼尔·波兹曼是一位传承伟大纽约传统的不可思议的讲述者……正如他说的故事一样,尼尔·波兹曼投入了一生来让我们停下来……他是一个和蔼谦恭的人,他

    不会说,“我早就告诉过你了”。但是他的确告诉过我们,一次又一次地,直至肺癌让他永远消声。
    ——约翰·齐默尔曼,《纽约邮报》


    ★我时常想起萧伯纳著名的诗句,理智的人适应环境,而世上所有的进步都依靠不理智的人。马歇尔·麦克卢汉是不理智的,兰斯是不理智的,尼尔也是不理智的。因为这样,所有美好的事才发生了。
    ——保罗·莱文森,美国作家、福特汉姆大学教授


    ★波兹曼是一个多产的作家,他在约二十本书和众多的采访和文章中展现了他的思想和他的优雅。这些作品都值得阅读和深入思考,有意或无意间你会将你读到的说给他人听。波兹曼是看穿了皇帝新衣的孩子,后来他长成了擅长表达的义愤填膺的教育者和社会消费者。
    ——迈克尔·寇姆夫,《学院季刊》


    ★波兹曼的每本书都是一本小册子,一本装了封皮的随笔:《童年的消逝》讽刺美国文化的幼稚化;《娱乐至死》讽刺娱乐业,以及娱乐业对观众造成的影响……他的知识分子姿态,他在公众环境中的表现,以及他伟大的天赋——极好的幽默,实质是一个开化人类在一个野蛮世纪进行的尝试,之后成了一个开化人在电视文化中的尝试。
    ——杰伊·罗森,纽约大学教授


    ★在波兹曼的书中,隐喻的作用一次又一次地得到体现。我们设立“尼尔 ·波兹曼隐喻奖”有两个目的:奖励一位纯熟使用隐喻的有天分的作者;纪念并推广波兹曼的作品,以及印刷思想。
    ——锐透基金会


    ★一本有才华、有力量、有分量的书。这是波兹曼抛出的严厉的控诉书,就我看来,他让人无法反驳。
    ——乔纳森·亚德利, 《华盛顿邮报》


    有些书是每个人都应该读而事实上很少有人去读的。尼尔·波兹曼的《娱乐至死》就是其中之一。他对于娱乐时代对公共话语质量的毁灭性作用的分析提供了非同寻常的锐利洞见,这种洞见深入了到技术塑形思想与文化的方式,以及随之而来的社会各方各面的琐碎化。
    ——“潮起潮落”


    ★出版于 1985年的《娱乐至死》是一本令人振奋的充满争议的书,它审视了电视对我们生活——更具体地说,是政治、文化和精神生活的——害处……本书有太多值得推荐的地方。它引发了许多思考,更让我们看到,电视是如何以某些方式侵蚀我们的公共话语甚至我们关于美好生活的整体概念的。
    ——谢默斯·斯威尼,social affairs unit.org

     


    前言
    第一篇
    第一章 媒介即隐喻
    第二章 媒介即认识论
    第三章 印刷机统治下的美国
    第四章 印刷机统治下的思想
    第五章 躲躲猫的世界
    第二篇
    第六章 娱乐业时代
    第七章 “好……现在”
    第八章 走向伯利恒
    第九章 伸出你的手投上一票
    第十章 教学是一种娱乐活动
    第十一章 赫胥黎的警告
    参考文献
    译名对照表

     

    人们一直密切关注着1984年。这一年如期而至,而乔治·奥威尔关于1984年【《一九八四》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GeorgeOrwell,1903—1950),1949年所著的长篇小说,描绘了未来独裁统治下的恐怖情景。——译注】的预言没有成为现实,忧虑过后的美国人禁不住轻轻唱起了颂扬自己的赞歌。自由民主的根得以延续,不管奥威尔笔下的噩梦是否降临在别的地方,至少我们是幸免于难了。
    但是我们忘了,除了奥威尔可怕的预言外,还有另一个同样让人毛骨悚然的版本,虽然这个版本年代稍稍久远一点,而且也不那么广为人知。这就是奥尔德斯·赫胥黎【奥尔德斯·赫胥黎(AldousLeonardHuxley,1894—1963),英国小说家、散文家、博物学家。1932年发表科幻小说《美丽新世界》,以讽刺笔法描写他心目中的未来世界。——译注】的《美丽新世界》。即使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们也不会料到,赫胥黎和奥威尔的预言截然不同。奥威尔警告人们将会受到外来压迫的奴役,而赫胥黎则认为,人们失去自由、成功和历史并不是“老大哥”之过。在他看来,人们会渐渐爱上压迫,崇拜那些使他们丧失思考能力的工业技术。
    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强行禁书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失去任何禁书的理由,因为再也没有人愿意读书;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剥夺我们信息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人们在汪洋如海的信息中日益变得被动和自私;奥威尔害怕的是真理被隐瞒,赫胥黎担心的是真理被淹没在无聊烦琐的世事中;奥威尔害怕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受制文化,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则游戏的庸俗文化。正如赫胥黎在《重访美丽新世界》里提到的,那些随时准备反抗独裁的自由意志论者和唯理论者“完全忽视了人们对于娱乐的无尽欲望”。在《一九八四》中,人们受制于痛苦,而在《美丽新世界》中,人们由于享乐失去了自由。简而言之,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而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将毁于我们所热爱的东西。
    这本书想告诉大家的是,可能成为现实的,是赫胥黎的预言,而不是奥威尔的预言。

    ……

     


    《娱乐至死》初版于1985年,是尼尔·波兹曼的代表作之一。
    电视时代蒸蒸日上,电视改变了公众话语的内容和意义,政治、宗教、教育、体育、商业和任何其他公共领域的内容,都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而人类无声无息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心甘情愿,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乔治·奥威尔曾在《一九八四》中预言人类将会遭受外来压迫,失去自由;赫胥黎则在《美丽新世界》中表达了另一种忧虑:人们会渐渐爱上工业技术带来的娱乐和文化,不再思考。
    《娱乐至死》想告大家可能成为现实的,是赫胥黎的预言,不是奥威尔的预言;毁掉我们的,不是我们憎恨的东西,恰恰是我们热爱的东西

     


    尼尔·波兹曼(Neil Postman,1931—2003),世界*名的媒介文化研究者和批评家,是继麦克卢汉之后世界最重要的媒介文化研究学者之一,他在纽约大学首创了媒介生态学专业。
    他认为强势媒介能够以一种隐蔽却强大的暗示力量重新定义现实世界,甚至塑造一个时代的文化精神,人们实际上是生存在媒介所制造的巨大隐喻世界中而不自知,因此发展出了“媒介即隐喻”的理论。
    波兹曼出版过20余部著作,《娱乐至死》和《童年的消逝》是他的两部代表作,已被译成多种文字出版。

    章艳,译者,上海外国语大学翻译学博士,任教于同济大学外国语学院,曾发表、出版论文译著数篇。

     

    会员登录

    close

    用户名

    密 码

    中国代购网

    090210

    关于中国代购网 | 诚聘英才 | 联系中国代购网 | 使用协议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10-2015 007daigou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经营许可:湘ICP备12006842号-1

    友情链接: 纽约论坛 | 淘宝Taobao| 国货代购网 | 美国购物网

    007中国代购网007daigou,007代购网)是专注于提供淘宝代购一站式服务的代购网站,支持的代购网站包括淘宝网代购天猫商城代购京东商城代购当当网代购等,通过我们您可以轻松代购,如图书、服饰、玩具、手机等多种商品代购007中国代购网目前在马来西亚代购新加坡代购市场中,无论代购规模,代购品质都保持领先,拥有良好的口碑。
    在线客服系统